原标题:水皮:唐万新们的宿命

  原标题:水皮:唐万新们的宿命

  原标题:水皮:唐万新们的宿命

  水皮

  狼行千里吃肉!

  为什么?

  因为是本性,不让狼吃肉,难道让狼像狗一般吃屎?!

  不知道现在还有多少九零后的小散知道谁叫唐万新、唐万川、唐万里,抑或知道什么叫德隆系,什么叫三大旗舰,因为作为江湖传说,时间得追溯到2004年春,那是一段太过遥远的记忆,现在的韭菜们还在学校欢度金色的童年。所以也许水皮此番的感慨是我见犹怜式的自作多情。

  在哪里跌倒就在哪里爬起来,有错吗?没错!但是,在一个地方跌倒两次,值得原谅吗?不能。

  谁能想到唐万新这个名字今天又会以如此的形式再一次走进公众的视线?

  根据证监会的通报,ST斯太尔极有可能成为2020年严重违法退市的第一股,待遇如同2019年的长春生物,而作为实际控制人的唐万新极可能再次承担法律责任。媒体在报道时称证监会的措辞极其严厉,斯太尔2014年、2015年、2016年的财报连续三年造假,并且2015年至2018年连续四年净利润为负,触及深交所上市公司重大违法强制退市实施办法第四条第三项重大违法强制退市情形,更为重要的是,唐万新一直隐瞒了作为实际控制人的事实。

  唐万新的德隆起家于新疆乌鲁木齐,1996年开始进入资本市场,形成一套独特的坐庄模式,一方面进入上市公司谋划产业链的整合,一方面通过自融代客理财的方式完成操盘锁仓,三大旗舰分别为新疆屯河、沈阳合金和湘火炬,对应的产业链分别为果酱、园艺器具和汽车零部件。理论上讲,产业整合在当时的确超前,也极可能产生确定效益,这为股价上涨提供了可能。但是凡事有度,如果股价上涨远超业绩增长预期且无论牛熊都要上涨,那么推升股价的资金从何而来?德隆的崩盘发生在2004年春天不是偶然的,因为中国的宏观调控恰恰始于此时,银根收紧,德隆系的贷款无从展期,资金链断裂,一发不可收拾,捅出400亿的天大窟窿,号称史上最大庄家的德隆系一夜灰飞烟灭。唐万新出逃缅甸后回国自首,判了8年坐了5年,承担了相当的责任,解脱部下的牢狱之灾。唐的义气和担当也为其2010年出狱后东山再起埋下伏笔,眼下市场上隐形的类德隆系公司估计有四家左右,ST斯太尔只是其中一家。斯太尔的前身是湖北车桥,后改为博盈投资,斯太尔是奥地利出品的柴油发动机的品牌,后被引进中国,而唐万新出事之前最后整合的行业就是彼时的中国重型汽车行业,已经分别和陕西重组、重庆红岩签了合资协议,唯一没签字的仅剩济南的中国重汽,正因为有这个情结在,所以,唐万新才会在2012年以定增的方式借山东英达钢构的名义入主斯太尔。可惜看准了方向,选错了产品,斯太尔一直亏损,而英达钢构在2017年爆发财务危机无力支付斯太尔的业绩补偿,被斯太尔告上法庭,2019年11月英达钢构的8959万股股份又被法院强制抵债给了四川信托,导致公司第一大股东变更,唐万新再一次鸡飞蛋打,重蹈当年德隆系的覆辙。

  这是宿命吗?

  究竟是唐万新的心太大,力不从心还是心太野,欲壑难填,仅从成功论英雄可能对他不公平。但是可以肯定的是,对于市场的敬畏,对于法律的敬畏,对于规律的敬畏,对于公平的敬畏,是每一个利益相关者必须遵守的底线。唐万新在不少人眼中算得上是一个草莽英雄,但是而立之年的中国股市却已经不再是草莽时代,这是个人和时代的落差,沧海桑田,谨此与唐万新们共勉。

  责任编辑:徐芸茜 主编:公培佳

海量资讯、精准解读,尽在新浪财经APP

责任编辑:石秀珍 SF183

Author: admin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